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观察 | 结束的2020:过半女性对现?状不满意,对未来不乐观

观察 | 结束的2020:过半女性对现?状不满意,对未来不乐观

2021-01-27 11:31:20  来源:回声Huisheng  作者:何嫄,任意     点击数量:211

 

2020年9月,“北京-可持续目标5促进组”通过微信发布“2020年中国女性状况问卷”,共回收到2万余份问卷结果。

 

在对其中完成度较高的11024份问卷结果进行了分析之后,一份5万余字的初步报告终于出炉(完整报告下载请见文末)。2021年已经到来,中国女性对自身状态以及社会性别平等形势的感受与评估,究竟是怎样的?

 

调查问卷的1.1万有效答卷人覆盖到了中国大陆的所有省和43个民族,96%在40岁以下,残障人士也占有一定比例。其中(顺性别)女性,(顺性别)男性和自认为不属于现有常规性别类型的人群(gender nonconforming,中文简称为非常规性别)分别占到总人数的90%,6%和4%。因为网络调查的诸多局限,本报告所呈现的结果不具有抽样意义,仅反映问卷回答者对当前中国女性地位的观点。

 

 

 

 

性别平等:男女认知也许“大不同”

 

在第二部分“中国女性生活状况评价”中,整体来看,(顺性别)女性和非常规性别人群对女性生活状况的评价基本一致,而(顺性别)男性几乎在所有问卷所涉问题上都与前述两类人群的观点有明显差异 —— 他们通常对性别平等现状的评价较高,且对一些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有着强烈观点的问题,看法较不强烈可见虽然生活在同一个社会里,男性与女性及非常规性别者相比对社会现实的体验和评价存在明显差异。

 

超过55%的顺性别女性和超过52%的非常规性别者不认为生活水平提高会自然带来性别平等。他们相对最满意的两个方面为:1)女生是否能平等使用学校设施及满意度;2)女性的体育锻炼普及,尽管对这些问题持否定评价的比例仍在54%-58%之间。

 

同时,他们最为不满意的五个方面为:1)女性的学业追求及专业选择是否获得平等支持,2)婚育对职业发展的影响,3)平等的就业机会,4)家庭和社会对女性是否结婚或何时结婚的压力,5)预防处理家庭暴力和性骚扰的法律及其宣传落实是否足够有效

 

高达90%的顺性别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都对现状持负面评价。其中“婚育惩罚”的存在尤其引起了广泛的群体共鸣,95%的女性认为事业会因婚育受损,80%的女性选择了情感程度最强烈的选项。

 

“底层女性中不婚单身立业那部分基本没有话语权,看不到。”

 

“除了问卷中的问题,还有太多太多太多针对女性的歧视观念。你要多穿,穿正常的衣服,你要瘦,胖就是堕落,你要到什么时候做什么事,现在不生以后就晚了,你晚上不能太晚出门,你要......只要求女性而从不用去管制和约束施暴者?”

 

“性别暴力是性别歧视衍生出的极端行为。男性视女性为附属物,对女性加之毕生难忘的梦魇,造成巨大的生理心理伤害,甚至死亡。离异异常艰难,即使离异也很难逃脱男性的侵害,不断的骚扰,仍然是相同的惨状,抑或是惨更甚。”

 

——她们怎么说

 

除此以外,对于教材中出现的男女人物数量和能力的不平衡,“男学理,女学文”的性别定势思维,职场付出未能同工同酬,女性看病难看病贵,女性心理健康缺乏关注,“强奸罪”的法律改革等话题,都有超过80%的女性受访者表达了对现状的不认可。

 

与此同时,男性和女性对问卷中31条现状陈述的平均群体认知差高达20%。其中,“同工同酬”问题的性别认知差距最大,80%的顺性别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认为女性从事与男性同等价值的工作时,获得的工作报酬更少;而在男性群体中,只有不到46%的人认为存在不平等。同时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男性认为已实现工资平等。其它存在群体认知差别明显的问题还包括:女方挣得多是否会引起男方的心理不平衡(31%),女性是否平等享有财产权(31%),女性是否能平等获得经济资源(31%),女性关于性行为的选择能否得到足够尊重(30%),女性是否有和男性同样多的闲暇时间(29%),女性是否独自承担避孕的主要责任(27%)。

 

 

看见她们:疫情下和特定群体的女性

 

第三部分“疫情下的女性境遇”是因应2020年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添设的专题。调查结果显示,对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而言,54%的个人或家庭收入减少。37%人经历过被迫迁移或隔离;疫情中,家务劳动负担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增加,超过一半40-59岁的答卷者增加了无偿家庭劳动的时间。

 

性别暴力在疫情期间的情况如此前很多分析所料,不容忽视。27%的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在疫情期间有过遭遇暴力或性骚扰的经历,其中,以年轻人为主的应答者主要遭受的是网络上的攻击辱骂(62%),实施者中60%为陌生人;陌生人实施的性骚扰占比达77%,也主要发生在网上,其次为公共场合。疫情期间的家庭暴力同样令人警醒:7.3%的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遭遇主要来自家人的经济控制;高达84%的殴打来自家人。此外,31%的辱骂,43%的阻止治疗,11%的性骚扰同样来自家人隔离,限制出行和一些机构的防疫措施,让遭受暴力的人群难以摆脱风险以及获得有效的帮助和支援。

 

但我们也要看疫情带来的积极影响:更多的人喜欢居家办公(21%),23%的人曾志愿捐钱捐物,13%的人为支持疫区或有关企业而购买产品,5%的人当过志愿者,1.3%的人被抽调到一线工作,还有0.9%的人志愿到一线工作。这些都体现了受访的妇女和非常规性别者对抗疫的参与度。超过92%的受访者认为女性在抗疫中的作用和男性差不多甚至更大。

 

“难过,死亡率的数字背后是触目惊心的故事。气愤,现在情况好起来了,女性 的功劳却被电视剧,宣传,舆论,所埋没了。”

 

“别抹黑女性医护人员,抗击新冠疫情三分之二的人员都是女性,官方拍的相关视频却在抹黑女性医疗者,挺无语的,还很令人寒心。在路上见的公交车路牌关于新冠疫情的医护人员宣传,明明女性比例更高,怎么牌子大多都是男的?” “一个家庭的预防,安全,保健及衣食住行的妥善安排,完全依赖于女性成员的直觉,认知与智慧。特别是面对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女性的直觉总是准确到“怀疑人生”。”

 

“作为大龄未婚女我在家自肃期间与父亲产生了更大的摩擦,但本质是因为我被迫为了迎合父母家人的想法去相亲,我的反抗使我受到了来自父亲的人身攻击。

 

——她们怎么说

  

问卷的第四部分“特定群体”,询问了通常容易被总量样本忽略的几个人群的生存状况。对受HIV/AIDS影响的女性的生存状况不满意的比例最高(92%),其次为性少数和性别少数群体(73%),残障女性(65%)和外出务工或经商女性(61%)。少数民族女性中持中立评价“一般般”的人较多(45%)。60岁以上年龄组的女性多数持正面或中立评价,但这个群体样本量只有30多个。

 

“很少看见残障女性在公共场所,她们都被藏在家里。”

 

“LGTB 群体到底是什么,这一点没有得到普及。不过这两年人们也在用互联网的力量来表达。目前我们还停留在一个要告诉大家我们是谁的阶段,就是一个还没有被正常认识的生存状态。”

 

“很不爽,为什么女性在外面必须考虑安全,必须为了这个安全付出更高的成本,比如夜班后打的,更安全的小区。”

 

——她们怎么说

  

 

女性生存状况:整体评价提高,但信心下降

 

第五部分“总体看法”,邀请答卷者回顾和展望中国总体女性生存状况。在最高五颗星,最低一颗星的评价指标中,10511位顺性别女性和非常规性别答卷者给自己本人的生存状况平均打出3.17颗星,高于对目前中国女性生存状况的平均2.28颗星对近五年来中国性别平等状况的进展,评价为2.33颗星

 

 

具体而言,对目前中国妇女生存状况,56%的顺性别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非常不满意或不满意(1-2星),9%满意或非常满意(4-5星)。在2015年的调查中,对当时中国女性生存状况不满意的比例为73%,满意的比例仅为3%。对于自身生存状况,22%的顺性别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不满意(1-2星),39%表示一般(3星),39% 认为满意(4-5星);而2015年,不满意的比例是31%,满意的比例是24%。相比之下,2020年对中国女性当前生存状况的整体评价提升显著。

 

对过去五年性别平等进展的评价,顺性别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应答者中不满意的比例为55%,满意的比例为16%。和2015年相比,不满意的比例(44%)大为增加,满意的比例(15%)也略高。

 

在问到是否“相信未来的性别平等状况会越来越好”时,顺性别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应答者中持“乐观”或“非常乐观者”态度的比例为30%,持悲观态度的百分比为56%。相比之下,2015年有55%的受访者感到乐观,仅有16%感到悲观。

 

总的来说,2020年的调查显示,超过半数(55-56%的)的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对妇女生存状况,对性别平等的进展不满意,对性别平等的未来持悲观态度。

 

问卷还邀请答卷者按照对个人重要性从高到低的顺序,对九个选项进行排序。对顺性别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来说,重要性排序前三位(从高到低)的分别为:个人发展,内心充实和兴趣爱好实现;排序最后的三项分别为:爱情圆满,子女省心,婚姻稳定。这体现了以青年为主体的女性和非常规性别者群体,价值取向的重心已经从家庭和亲密关系中抽离,把自我实现放在更重要的位置。

 

 

“中国大局是男女平等了,可实际现实生活中,不同性别差的很多——地位,权益,众人并不知道和理解,只是拿现在和旧社会比,妇女地位提高了。要想开发妇女潜能,发挥妇女在社会上的作用,真需要有人去做,去开发,需要下功夫。”

 

“我觉得首先关于性与性别的教育在中国就是缺失的,性别平等在这种情况下变得很难。手握权力的人不会认为自己的举动是出格,只有身处弱势地位的人才知道被威胁的滋味。”

 

“中国女性在平权路上仍需要很大的努力,并需要争取更多的话语权。无论在职场还是在社会上,都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来让人们意识到女性所做出的的努力。此外,女性更应该进入政治领域。”

 

——她们怎么说

  

 

最后,“热点事件评选”邀请答卷者对从1995年至今25年间发生的26件女性权益事件按照影响力投票,以下是获得最多票数的前十大事件(从高到低排序):

 

  • 1995年,中国领导人宣布男女平等是一项基本国策(6946票)

  • 2020年,抗击“新冠”疫情中,医护人员,环卫工人,志愿者和居家隔离中,社会看见了女性的作用和贡献(6008票)

  • 1998年,北京首现女同性恋婚礼(5146票)

  • 2005年,《妇女权益保障法》修订明示禁止性骚扰(4698票)

  • 2012年,中国女航天员首次飞天(4282票)

  • 2002年,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热播普及家庭暴力概念(4058票)

  • 2016年,反家庭暴力法于3月1日正式施行(3993票)

  • 2019年,“性骚扰责任纠纷”,“平等就业权纠纷”成为独立案由,当事人从此可以“名正言顺”地到法庭讨公道(3919票)

  • 2012年,中共”十八大“,两名女性进入政治局(3586票)

  • 1995年,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3567票)

 

 

本报告仅为初步数据的描述性呈现,进一步的数据将伴随着分析过程陆续发布,期待读者持续关注。报告全文见以下链接下载: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IWuuQngZV524SpT-8OWKJQ 

提取码: b3ng 

 

若对本报告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通过邮箱genderequality2018@protonmail.com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后续的分析报告中吸纳改进。

 

 

 

报告撰文|何嫄,任意

编辑|李合子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