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关注 | 4602名失踪孩子“团圆”记。

关注 | 4602名失踪孩子“团圆”记。

2021-02-25 10:35:10  来源:阿里巴巴公益  作者:黄譞     点击数量:206

 “现在,很少再看到拐卖儿童的信息了。” 

 

年前,国家统计局发布2019年《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统计监测报告。

 

报告显示,儿童合法权益得到进一步保障。我国持续加大打击拐卖儿童犯罪的力度,拐卖儿童现象明显减少。

 

2019年,全国破获拐卖儿童案件413起,比2015年下降45.4%。三年来,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发布近4000名儿童失踪信息,找回儿童3900余人,找回率达到98%以上。

 

看到光明日报报道的国家统计局监测报告,魏鸿和她的团圆志愿者小伙伴们心里感到非常欣慰,“团圆”系统发挥的作用让他们感到既振奋又自豪。

 

2016年,一款由公安部打拐办与阿里巴巴共同研发的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面世,这是全国唯一权威互联网打拐平台,开创了全民打拐的新时代。

 

作为“团圆”系统的发起人之一,当时的魏鸿没有想到,这款“误打误撞”出来的互联网产品,真正帮助许多家庭寻回了孩子,实现了团圆梦。

 

 

“阿里巴巴打拐办”成立

 

在阿里,魏鸿的花名是“鸿姐”,听起来颇有江湖侠气。

 

事实也是如此,在加入阿里之前,她曾在央视法制频道担任过9年主编,4年总导演,为了追寻真相,她常常跟着公安部干警深入一线打击犯罪。

 

 “法制记者的法治情怀,就是伸张正义。”在央视的多年经历,让她天然对公平正义有着强烈的追求。

 

2015年,魏鸿偶然接触到了阿里巴巴。她被阿里的安全大数据风控屏深深吸引,敏锐意识到这种风控能力可以帮助公安部门打击新型网络犯罪。

 

和时任集团首席风险官刘振飞的几次谈话,也让魏鸿对阿里的价值观产生了认同,心生向往。

 

当刘振飞邀请魏鸿加入阿里时,她问:“我来阿里做什么呢?”

 

对方的一句话,让她吃了定心丸:“只要是你认为正确的事,对公司无害,对社会有益,你想做什么都行!

 

2015年6月,魏鸿正式加入阿里,担任内参主编。

 

但是阿里同学认识她,却是因为她刚入职就采访了包括王坚博士在内的40位阿里技术大牛,完成了一部技术大片《双11:零点之战》,这部真实纪录阿里双十一技术保障能力的真实电影纪录片,后来因王坚博士入选院士,被广为传播。

 

当年,朋友圈一篇《中国每年失踪儿童20万人》的文章刷屏,虽然后来被证实为谣言,但也引起了不少舆论。公安部打拐办副主任孟庆甜找到魏鸿,问她是否可以利用互联网的力量助力打拐。

 

魏鸿跟随公安部打拐的经历,最早能追溯到2002年:“当年解救孩子的过程非常凶险,砸摄像机的,围攻记者和公安的,抱着孩子不让走……直到2007年12月公安部打拐办成立,情况开始好转。打拐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随着法律日趋完善,这样惊险的场景已经不会再出现了。但她亲眼目睹过无数父母的眼泪,痛苦,绝望,深知失去一个孩子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儿童失踪问题不是一个家庭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

 

虽然魏鸿对于打拐这件事有情怀,但打拐和阿里的业务一点都不沾边,她也不确定能不能做。她去向刘振飞汇报,没想到对方立马拍板:“这是行善积德,功德无量的好事,当然要做!

 

说来也巧,阿里巴巴十六周岁生日当天,马云向全体员工发出了“每人每年3小时”的公益倡议。为了响应马老师的号召,阿里员工纷纷跑到西湖边去捡垃圾。

 

捡垃圾体现不了阿里技术人员的能力,但用技术来解决社会问题无疑可以。

 

在刘振飞的号召下,阿里集团安全部成立“团圆公益项目组”,隐樵,铁花,龙明等几位技术志愿者积极响应,2015年11月25日,“阿里巴巴打拐办”正式成立,在刘振飞的办公室里,魏鸿和大家拍下了这张合影,“团圆”系统项目研发小组就此诞生。

 

魏鸿(左二),隐樵(左三),刘振飞(右一)

 

 

“全民参与,天下无拐”

 

“团圆”系统开发之初,困难也接踵而至。最大的困难是把警方的需求转化为程序员需要的代码语言。

 

魏鸿还记得,她和研发小组leader隐樵,公安部打拐办的负责人陈士渠,孟庆甜第一次坐下来讨论的场景,聊了半天,程序员和民警互相听不懂对方的“语言”。

 

比如,程序员问:“产品有什么需求?”公安部:“需求就是找孩子。”这个需求无法转化为需求文档,程序员就懵了。

 

语言体系和思维模式的不同,导致双方沟通起来十分吃力。对公安部打拐流程比较了解的魏鸿就起到了中间桥梁的作用,她问公安部民警:“我们打拐的目标是什么?”

 

孟庆甜给出了八个字:“全民参与,天下无拐。

 

为了把这八个字“翻译”成程序员可开发的需求文档,魏鸿和隐樵开始了细致的拆解工作。

 

“全民参与,就是尽可能让所有的人都参与进来,参与的门槛越低越好,最好是零门槛,用户体验上不能设置任何障碍和壁垒。”

 

这样一来,研发一个团圆APP的想法就迅速被淘汰了,“我们不可能让所有人下载这个软件,参与门槛太高了,最好用户手机里有什么APP,什么APP就能发挥作用。”

 

在产品功能方面,“全民参与”被拆解为三个主要功能:

 

 

第一,要做到“权威发布”,也就是失踪儿童信息由官方权威渠道团圆平台统一发布,由每一位受理群众报案的民警发布失踪儿童信息,提升发布信息的公信力,让更多公众相信,从而提高参与度。

 

魏鸿专门把朋友圈里网友转发的信息全部找了出来,请公安部打拐办核查内容真实性,结果发现80%的找孩子信息都是假的,“有的孩子已经找到了,但信息还在转发,有的信息根本就是消费公众爱心骗取流量的假消息。”

 

第二,要做到“精准推送”,即接到报案后,要以孩子丢失地点为中心向周围群众发布消息,依次扩散,而不是每一条信息都推送到全国用户的手机,这样既可以提高群众参与效果,更重要的是避免失踪儿童信息满天飞,给社会治安造成恐慌阴影。

 

第三,是“高效协同”,让全国各地6000名打拐办的民警都能在钉钉平台上进行高效的信息交流及确认,形成全国公安部打拐办统一指挥,统一作战的方式。

 

形成警民协同,警媒协同,警企协同,快速锁定有效线索,迅速解救失踪儿童,避免儿童失踪后遭遇二次伤害。

 

权威发布,精准推送,高效协同,魏鸿和隐樵终于把“全民打拐”分解成了三条可以用代码写出来的需求。

 

天下无拐,那就是丢一个找回来一个,我们最核心的诉求,就是能把丢失的孩子都找回来。

 

在这期间,公安部曾两次飞来杭州,魏鸿隐樵两次飞往北京,中间魏鸿又多次往返两地,为的就是沟通好到底要做一个什么样的系统。

 

有了具体的需求文档,阿里安全技术志愿者们摩拳擦掌,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进行“团圆”系统的搭建。

 

魏鸿感慨说:“技术同学都非常投入,任何时候有问题,钉钉沟通群里只要说一声,他们就会立刻响应,从来没有人掉过链子。要知道阿里的技术同学工作量都是满负荷,但是团圆系统是不占KPI的公益项目,他们真的是利用自己吃饭,睡觉的时间在奉献爱心。”

 

经过4个多月的努力,基于钉钉软件开发的“团圆”系统正式开发完成。2016年5月15日,“团圆”系统即将正式发布,但就在上线前两天,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第一条儿童失踪信息

 

5月13日晚,阿里程序员们还在和公安部民警们进行“团圆”系统上线前的功能调试。经过前期的培训,民警们已经学会了如何按照标准流程发布失踪儿童信息,正在钉钉群里进行最后的交流和测试,确保流程正确无误。

 

按照公安部指示,所有的测试信息都需要在14号删除完毕,等到各地民警都删除完自己的测试消息后,仍有一条儿童失踪信息留在了系统里。

 

“吉斯么吃作,2岁,于今日(2016年5月13日)16时走失,短发,额前有小辫,或被一平头男子带走,事发衡水火车站附近。”

 

这个名字有些特殊,魏鸿原本以为是一条没删除的线上测试,结果经公安部核实后确认,这是一条由河北民警上传的真实儿童失踪信息。

 

13日当天下午,2岁的彝族女童吉斯么吃作跟着父母在河北衡水火车站停留,父母因为旅途劳顿睡着了,等到醒来时,才发现女儿不见了,赶紧报了警。

 

魏鸿描述自己当时的感受:“心里既紧张又担心,同时又期待团圆系统能够帮助群众发现线索,找回孩子。”

 

按照“团圆”系统推送规则,以儿童失踪地中心,失踪1小时内,定向推送到方圆100公里范围内;2小时内,推送到200公里,超过3小时,推送到500公里。

 

“团圆”系统通过已接入的微博,高德地图等APP迅速把消息紧急推送给公众。女孩吉斯么吃作丢失地点附近的群众,纷纷收到了女孩被拐的消息。

 

经过紧张等待,5月15日凌晨,在河南警方的协助下,河北警方在河南郑州解救吉斯么吃作,小女孩和分离32个小时的父母团聚。

 

线索来自于一位好心的出租车司机,收到了“团圆”系统消息后,他发现了孩子并迅速报警。

 

“小女孩被成功解救的消息,给了我们所有人极大的信心。”魏鸿感慨:“互联网打拐真的可以发挥作用!”

 

几个小时后,5月15日上午十点,“团圆”系统1.0版正式上线,现场30多家媒体及电视台对“团圆”系统及获救小女孩的新闻播报,让这款“互联网+打拐”平台迅速走入了公众视野。

 

马云当天在微博中说道:“改变世界的不是技术,是技术背后的梦想和责任!互联网打拐,阿里巴巴为有这样的同事而骄傲。”

 

更让魏鸿及志愿者小伙伴们自豪的是,“团圆”项目还在2017年阿里首届橙点公益榜(前身为阿里公益“琅琊榜”)中获得了“一等奖”及“最具影响力”奖,大大激励了团队成员的公益之心。

 

 

打击与震慑的双重作用

 

 

“团圆”系统投入使用后,群众的参与热情超出了想象,在协助民警打拐办案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传统的打拐方式比较滞后,比如采取张贴寻人启事的方法就效率不高,这个时间里犯罪分子很可能已经带着被拐的孩子转移。再加上个别犯罪分子会选择没有监控,人员稀少的地方作案,迅速转移孩子时可能没有任何人看到,给打拐办民警侦破案件带来了很多难度。

 

但‘团圆’系统让每一个群众都变成了一个移动的监控。”魏鸿说,“出租车司机,小卖部老板,网吧经营者,都是发现失踪儿童后主动报警的志愿者。”

 

有的孩子跟家长闹别扭离家出走,到网吧玩游戏,刚坐下没多久就被警察找到了,因为网吧老板报了警。便利店的店员发现了丢失儿童在店里买东西,也会第一时间报告给警察。

 

还有一次,一个3岁男孩被陌生女人抱走,一位出租车司机收到了失踪儿童信息推送,看到孩子的体貌特征正是他当天载过的乘客之一,于是立刻向警方提供线索。

 

17个小时后,警方找到了已经被穿上裙子的3岁男孩,孩子哭着和家人团聚。

 

期间还发生过一件很感人的事。一位民警在贵州大山里办案,因为信号不好,一条儿童失踪信息共计发布了22次,用户同时收了好几遍。

 

后来这位民警在官方微博发出前因后果,认真澄清致歉。

 

网友们纷纷留言: 

“没事,就算重复发布几百条,大家能出力,能找到孩子就是好的!”

“虽然被刷屏,但根本没有一点介意。”

“没事,说明你负责!”

 

300多条暖心的回复,让魏鸿和公安部民警们都觉得非常感动。“后来我们内部也在反思,技术小伙伴说为什么会出现重复推送,是不是我们这里出bug了?后来就把发送次数做了修改。”

 

上线半年后,“团圆”系统找回率达90%,群众的力量功不可没。与此同时,很多APP都找到了魏鸿,希望可以接入“团圆”系统。

 

按照刘振飞最初的设想,“团圆”系统原本就是不设壁垒的:“‘团圆’的社会价值之一,就是打破了商业竞争的理念。既然是做公益,只有全社会同心协力,才能一起把打拐这件事做成。

 

经过公安部的严格筛选,“团圆”系统2.0版本又接入了腾讯QQ,百度,360等十多个APP,后续版本中国家应急广播中心,新华社客户端,学习强国等媒体类APP也陆续接入。

 

目前“团圆”系统已经接入了28个App,覆盖的移动用户数量达到9亿,对于任何一个产品来说,这个数量级的用户都是绝无仅有的。

 

 

随着覆盖人群扩大,公安部打拐办破案率快速上升,用户只要安装其中一个App,就可以第一时间收到公安部民警推送的失踪儿童消息。

 

不少犯罪分子在收到手机消息的同时也会感到惊恐,最后会选择把孩子送回去。在“四处都是监控眼睛”的震慑下,儿童失踪案发率出现明显下降。

 

2017年9月5日,“团圆”系统与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共同发布了“滴血寻亲”功能,通过高德地图搜索“寻亲”,可以实现精准定位,用户可以寻找附近的警方DNA采血点,将血样录入DNA系统,通过血样比对,帮助更多失散的孩子和父母团聚。

 

2019年11月,面向公众的“团圆小程序”上线支付宝,小程序开发的“一键报警”,“紧急寻人”,“滴血寻亲”等功能,帮助丢失儿童的家长快速报案,帮助新生儿家庭预防儿童走失,也提高了公众对于团圆系统的认知。

 

“团圆小程序”功能示意

 

我把它们称为团圆的三驾马车:团圆系统,寻亲地图,团圆小程序。“魏鸿说,“这些真的是阿里技术同学对社会非常大的贡献,把团圆系统做的越来越圆满,让万家团圆梦不再是一个梦想。”

 

 

最终目标,是把“团圆“做没了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团圆”平台共发布儿童走失信息4692条,找回4602名儿童,找回率为98%。曾以“社会共治共享典型案例”被中央政法委推荐入选“改革开放四十年重大成就展”,曾作为“中国科技打拐经验”被外交部在联合国推广,曾作为“最具影响力公益项目”被中央网信办表彰,还被网友称为“互联网打拐神器。”

 

 

就连魏鸿本人,也被安全圈称为“安全公益”的开创者。面对这样的成绩和荣誉,魏鸿却很淡定,她认为自己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

 

“马老师讲‘家国情怀,世界担当’,给了我很多启发,当阿里有了这么大的体量,这么高的格局,做‘团圆’系统似乎就是阿里应该做的事,凡是国家关注的或者社会关注度高的难题,我们去解决才有意义。

 

魏鸿最敬佩的是开发和维护“团圆”系统的技术志愿者们:“团圆是阿里技术志愿者的杰作,他们真的很牛,不求回报,7X24小时随时响应。”大概是因为自己都有孩子,每一位参与其中的程序员们为了团圆都拿出了十分力。

 

在这些工程师身上,魏鸿感受到了“技术的温度”:用技术降低公众参与公益的门槛,努力让更广泛的人群来参与到公益行动中来,这群工程师们都有着一颗向善而炙热的心。

 

魏鸿

 

在她看来,这就是阿里人的有情有义,充满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情怀。“有这种情怀的人,才会抛开名利和功利,去做一些真正该做,有益于大众和社会的事情。

 

这也是她最初选择进入阿里的原因:和一群有情有义的人,做有情有义的事。在她的心中,做事没有公益非公益之分,而是在“能做”和“不能做”之间有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去做自己能做且应该做的事,是她一以贯之的追求。

 

2021年即将迎来“团圆年”,为了彻底解决民生需求,公安部在春节后正式启动“团圆行动”,针对未找回的失踪儿童开展专项行动。魏鸿和她的团圆志愿者小伙伴又开始紧张备战。

 

关于"团圆"系统的未来,魏鸿和工程师团队们有个特殊的“小目标”:“目前我们还在不断完善‘团圆’系统,但我们的最终目标,其实是把‘团圆’系统做没了,真正做到天下无拐,那是我们所有人的心愿。

 

“借助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中国以及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儿童保护工作取得了成绩,互联网平台让人人参与儿童保护工作成为可能……”

 

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孙利军在A20全球关爱儿童社会领导力峰会上曾表示:

 

“团圆”系统的诞生和发展,不仅意味着互联网的发展为公益事业的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持,也充分整合了社会各界的力量,让“全民参与”变得简单。

 

-END-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
Baidu